用户名: 注 册
密 码:
  互联网 万丰陈联网
位置:万丰陈联网>投资>正文

作家马伯庸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写作没有特别技巧,唯手熟尔

2019-08-14 09:10:45 | 来源:万丰陈联网 | 热度:1590 | 评论:0

马伯庸:《古董局中局》最近推出一套解谜日记,以古董鉴定为主线,给读者提供有趣的文史谜题。我觉得这是个好事,随着传统文化逐渐走进大众视野,我们需要用各种方式来吸引他们的兴趣,让更多人体会到中国文化的魅力。

环球时报:这两年来,故宫、《国家宝藏》、海昏侯墓等文化主题不断成为大众焦点,《古董局中局》也做了很多文创产品的开发授权。您怎样看待这种热潮?

写作没什么特别的技巧,唯手熟尔。写作是个创意行业,但也需要持续不断的练习,让语感更加敏感,对文字的运用更加纯熟。每次写完一段以后,冷藏三天,会发现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像葡萄酒一样,三蒸三酿,才会有一篇流畅可读的文章出来。

环球时报:在《古董局中局》系列作品中,您最喜欢哪个角色?哪个角色身上最有您的影子?

有了兴趣,就有研究动力

执行人员贴封条

《显微镜下的大明》把视角放得很低,书里的六件大明朝案件都是民间琐碎小案。但在其中,我们能看到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以及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给读者提供一些不同的新鲜感。

本报记者李司坤

环球时报:《古董局中局》有着大量关于古文物保护、鉴定的细节,近期马上要播出的《长安十二时辰》又有大量对唐代长安城的城市、生活以及官制的详细描写。对于一个陌生的知识领域,您有什么学习经验可以分享?

想要快速掌握一个陌生领域,最好的办法就是兴趣。有了兴趣,就有了动机,有了动机,就有了动力。有一本书叫《隋唐两京坊考》,是考证长安城最精细的书籍之一,但非常枯燥,我好几次读都读不下去。但决定写《长安十二时辰》之后,我对长安城充满了创作的渴望,再去读那本书便不忍释卷了。

今年3月23日,796件套意大利返还中国的文物艺术品在中意两国领导人的共同见证下踏上回家之旅,并于4月24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民众见面。自2007年意大利文物宪兵在本国文物市场查获这批中国文物艺术品算起,经过12年的漫长追索,国宝们终于回家了。

科技日报实习记者 胡定坤

9日,宁夏大学为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教育部协同创新中心、科学工程计算与数据分析自治区重点实验室以及宁夏生态文明建设研究中心、宁夏乡村振兴战略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心、宁夏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等研究机构同时授牌,标志着该校在“双一流建设”“部区合建”及科研立项、科技创新平台建设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5G在城市里500米一个基站,而4G的传输半径是2.5公里。仅建设基站的繁难与费用恐怕就会使5G铺展起来比4G要费时费力得多。也难怪提起了5G,证券市场就像打了鸡血,一直为5G欢呼。可对于用户,当他们可以流畅地视频电话,了无挂碍地看电影打游戏的时候,对更快的5G并不迫切,毕竟4G的带宽已经超过了一半家庭的有线宽带。

自1997年丰田汽车公司率先批量生产销售“普锐斯”以来,HV因环保节能而大受欢迎。在最近四年中,HV的保有量几乎增长一倍。近年来,日产汽车推出的用引擎发电以及可用家用电源充电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PHV)也很受欢迎。

马伯庸:先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业余时间坚持不懈地写。别借口说没时间,雷锋同志说过,要发扬钉子精神。如果你觉得写作是个苦差事,那我建议还是别干了。写作和搬砖不一样,要发自内心地喜欢,才能最大限度发挥主观能动性,否则没法获得读者的喜爱。

人民网北京5月30日电 (田虎)记者从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获悉,由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2019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北京国际旅游博览会(旅游板块)将于6月18日-20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灵感来自民国案子

环球时报:您的新书《显微镜下的大明》大受好评,作为一本历史科普读物,在严肃阅读被不断唱衰的当下,您怎样看待这本书的火爆?

25日,斯里兰卡国防部长费尔南多(Hemasiri Fernando)辞职。此前一天,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要求防长费尔南多及国家警察总长贾亚桑达拉(Pujith Jayasundara)辞职。西里塞纳表示,国防部事先获得爆炸案的相关情报,但仍无法阻止造成300多人丧命的自杀式炸弹袭击,他将在一天内撤换国防部长。(海外网 汪梦唐)

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商家还可以添加朋友圈定位功能。

科亨面临的司法审理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主导的“通俄”调查没有直接关联,但正是“通俄”调查牵出科亨支付“封口费”一事。米勒团队随后将案件交给纽约联邦检方调查。

马伯庸:我在事先会有所积累,决定开笔之前,还会花很长时间收集资料并消化。这是一个苦功夫,没有捷径可走。读书的多寡,决定了作品的高度。我写《长安十二时辰》时,用Excel绘制了一遍长安地图,并把每一坊里出现过的设施与名人轶事都分门别类标进去。这样浏览这张地图,就仿佛徜徉于长安城,感受到当时生活的温度。

马伯庸:说实话,我挺意外的。本来我只是把这几年一些研究成果做个合集,春节期间我还问编辑:“咱们这书卖了三个礼拜,怎么也有5000册了吧?”编辑说:“现在都快7万册了。”

环球时报:如今很多包括您在内的热门小说作者,都是从原工作单位出来专门从事写作的。但真正能成功的还是少数。对于那些有本职工作,但又有着创作才华的年轻人来说,该何去何从?

似乎是对这批文物回归祖国的预热,今年年初,网剧《古董局中局》在国内热播。该剧改编自“文字鬼才”——被称为“马亲王”的作家马伯庸的同名小说,讲述流落日本的国宝级文物“则天明堂玉佛头”在爱国人士的努力下,历经重重考验回归祖国的故事。在《古董局中局》中,古董这一小众爱好被上升到家国情怀的高度,融入爱国的宏大叙事中。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马伯庸表示,一部小说不能只有技巧,它还应该拥有某种情怀。

张建春,男,1963年2月出生,江苏常州人,1980年9月参加工作,1986年7月入党,大学学历。现任苏州市监察委员会委员,拟任苏州市委巡察组组长。

在“回响”这个展览中,每一位参观者都可以看到不同艺术门类、不同艺术语言之间的差异性对话,这种差异性对话为展览本身构建了层次丰富的景深,让它可以从容面对焦距不一的“镜头”,供每一位观者选择自己所需的清晰与模糊,探寻自己所需要、所契合的内容。

(本报记者 訾谦 本报通讯员 李红红)

不能忽视历史中社会底层的思想

张悦然认为新概念是半部青春文学史,一部分参赛者和获奖者因为热爱留在了文学领域,也有一部分人离开了文学,进入到了不同的领域。但是无论如何,这段和文学相聚的过往经历是非常美好的。“文学不是宗教,也说不上背叛。所有离开的人都会得到文学的祝福。所有和文学有关的经历,会在他们以后的生命中发挥更好的作用,我觉得这才是新概念特别重要的意义。”

环球时报:如今,原创小说转影视已是当下一大趋势,生产出来的作品质量良莠不齐。在您看来,小说转影视要想获得成功,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

中秋、国庆假期加班工资图示 中国政府网制图

泸州参展兰花之一

眼见最后公诉期即将到期,该案的唯一目击证人,张紫妍的师妹尹智吾(音译),选择重回韩国为张紫妍实名指证,重新翻案。十年来,“张紫妍案”首次获得具惠善、沈珍华等韩国艺人公开发声支持。

三是聚焦普惠金融,助力城乡区域融合发展。全力推进“五化”转型,巩固县域优势,加快城市业务发展,打造城乡“双轮驱动”战略格局,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助推大湾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建设。

马伯庸:我最早是翻民国报纸上有一个案子,讲一个人卖了佛头给日本人,结果被抓起来枪毙,之后大家发现那个佛头是假的。这个人出于什么动机卖的,知不知道这佛头是假的,枪毙后有何影响,一概不知。小说家对这么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可以展开很多遐想。那时鉴宝节目很流行,我想不如把这两件事做一个结合,用通俗的方式讲述一下古董行当的密辛。

话题 车内装录音录像如何保护隐私?

马伯庸:我最喜欢的是许一城,他是我内心最完美、最理想人格的一个具现。我在他身上能看到对鉴古的追求、对家国的热爱、对真理的执著以及甘愿牺牲的伟大精神。我自己变成许愿就可以了,没什么野心,但遇到事也不缩。

环球时报:在您的小说中,古董这份“小众情调”被上升到家国情怀的叙事高度,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宏大的“鉴宝宇宙”以及“文物保卫战”,这样的创作思路是如何形成的?

新华社北京10月7日电(记者 吉宁)7日是国庆假期最后一天,记者从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当日北京局集团公司预计发送旅客132万人次,北京三大火车站加开33列火车应对客流高峰。

马伯庸:我觉得不必拘泥于“忠实原著”。小说是文字表达,影视剧是视频表达,两者之间的转化必然要有所变化。对影视工作者来说,最初也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是搞清楚小说本身最大的魅力在哪。老版《西游记》电视剧里原创了一段情节,孙悟空走投无路,去找菩提老祖,却只看到一个空空的蒲团。这段在原著里是没有的,但观众非常喜欢,因为它开拓了这个角色的情感世界,让他更接近于人。

他表示,正在疏散该楼住户。已经有34人和9件装备器材投入灭火。

财通证券认为,科创板推出将对主板起到估值牵引作用——历史上,中小板和创业板开板前后,新的市场估值都略高于主板市场估值,并带动了存量市场的估值提升。有鉴于此,消费和科技成长应获超配,周期、地产及银行等应适当低配。

中新社贵阳1月22日电(记者 刘鹏 李婧)记者22日从贵州省投资促进局获悉,2018年贵州省产业大招商成效显著,首次到位资金突破万亿元大关,达1.01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全年共引进项目7317个,其中具有技术含量高、成长性好的优强企业1000家以上,为贵州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现在回头想想,这本书走红,大概是因为读者看到一些和主流历史书不太一样的内容。长久以来,历史在大家的印象里是烛照万里的规律总结,是高屋建瓴的宏大叙事。这虽然是正确的,但视角实在太高,高到没什么人情味。即使有些讲述者有意放低视角,也只停留在庙堂之上、文武之间,关心一小部分精英,社会底层民众的心思想法往往会被忽略。即使提及,也只是诸如“民不聊生”“民怨鼎沸”之类的高度概括。

环球时报:在《古董局中局》火前,古董圈还是比较小众的领域。请问您为什么会构思一部古董题材的小说?

马伯庸:我认为每一部作品,都必须有“术”和“道”。“术”是指小说选题、叙事技巧、文笔渲染、人物塑造等方面,保证作品的可读性,是技巧。但小说不能只有技巧,还应该拥有一些作者想要表达给读者的想法——就是语文课上要总结的中心思想。读者除了阅读愉悦之外,应该在作品里寻求情感上的共鸣,这就是“道”。单纯的古董鉴定只是分辨真伪,但当我们把这种原则上升到人生哲学,就能看到其中折射出很多人性的善与恶。把个人追求上升到家国情怀时,就能从古董里看到国运兴衰以及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以术言道,以道托术,这样的作品才算完整。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万丰陈联网,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万丰陈联网保留所有权利